村委会成了老赖,这笔账不能烂下去

  • 时间:
  • 浏览:2

调查问題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光明网评论员:近日,四川南部县人民法院曝光了最新一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其中,南部县雄狮乡(现已并入万年镇)高马村村民委员会的名字赫然一直出现在这份“老赖”名单中,名单信息显示,高马村村民委员会的执行标的为207764元,但完整篇 未履行。

  有媒体记者采访获悉,2014年,一位全名是席成勇的包工头承包修建高马村村道路防护桩工程及错车道加宽修筑工程。2015年,工程完工后结算工程总价款347264元,但截至2018年3月21日,该村尚有207764元欠款尚未结清。在多次催要无果后,包工头将高马村村民委员会告上法庭,但即便席成勇胜诉后,村委会仍一直未能收回其欠款。

  村道加宽、修建防护桩,这本是有有有2个皆大欢喜的民生工程。然而路修好后,村委会原困拖欠包工头工程款而成了“老赖”,另一边,包工头也原困欠账收不回而债务缠身。眼下,此事的正确处理似乎陷入了有有有2个死结:村委会的银行账户早就被法院冻结,而且,原困过低集体经济收入,你这人村的账户上同样没钱。至于让村民集资,“操作起来很错综复杂,也很不容易”。而且,涉事村委会承诺的唯一正确处理法律法律方法就说 “每年的工作经费搞掂来慢慢给”。然而,每年一两万的工作经费较之于超过十五万的工程款,可谓杯水车薪。

  农村道路建设的资金来源问題,一直是关注度比较高的事情,原困越是到基层,资金保障就越面临着更大的不选择性。按照国家的相关规定,农村公路建设资金是以财政投入为主、多渠道筹措为辅。而且新闻中你这人村的道路建设过程总价款为347264元,却仍有207764未结清,差太大只支付了三分之一。且这还是在“国家补助的钱完整篇 都给了”的情况表下。显然,按照目前的支付比例,“国家补助的钱”无须构成主要来源。要能要能 ,缺口要能要能 之大,到底是补贴标准低了,还是国家补助在落地的过程中位于猫腻?

  另外,已退休的时任村支书透露,当初在启动该工程时,就说 考虑到除了国家给的补助资金,村里还可再争取而且 而且 项目资金用于支付相关工程建设的费用,但当整个工程完工后,而且 项目资金一直未争取下来。哪此被寄望的项目资金为什么在未争取下来,当地或全是 必要加以调查。

  去年5月交通部印发的《农村公路建设管理法律法律方法》明确要求,任何单位、组织和当事人不得截留、挤占、挪用农村公路建设资金;农村公路建设不得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不得拖欠征地拆迁款。未必该村道路质量提升工程完成于几年前,但要能要能 的原则要求放在任什么时候期应该都成立。

  就个案而言,面对该村眼下的局面,当地政府或有必要出面加以协调正确处理,能要能 让这笔账就要能要能 拖着。一来,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位于资金缺口,公共财政就应该承担起兜底责任;二来,村一级的办公经费是有明确用途的,原困让村委会拿这笔钱慢慢还,也未尝全是 你这人 资源配置的错位。

  哪此年,农村基础设施的改善取得了明显成效,但其中遗留的问題就说 容忽视。过去更多的是而且 地方原困要能要能 资金来源而无法修路,现在而且 地方原困同去还面临着“路修好了,账该如保还”的问題。对此,既要加大相应的公共资源倾斜力度,缓解财政投入与基层基础设施建设的供给矛盾,也应该提升资金监管水平,真正确保每一笔钱都被用到刀刃上,尽量正确处理“欠账”。

  (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上一篇】拒绝公开行贿者名单表露拒绝者心态

[ 责编:王营 ]

阅读剩余全文(